Archive for 十月, 2009

一早有課,晚上就不太敢睡,結果腦子總是昏的,結果沒法按時安量完成教學計劃。

去年的報告集已經以144頁的規模出現在我的郵箱里。今天最後校了格式,明天再做一次,下週就可以交到剛當上學長的他們手裡。

午飯在飯堂吃的,遇到很多很多舊友,所以有了聚會的話題。稀罕的秋風吹起髮絲,才發現真的已經走了很遠,原來的我們已經沒有了蹤影。而花依然開,葉依然會落,我們依然要向前。

下午悶頭補覺,補得頭疼。晚餐還是不想吃米粉,於是又叫了快餐。在QQ上被小傢伙們逮著了,還接了三份稿,結果又熬到了現在。

麗娘畫下春容,淒然道“則似那孤秋片月離雲嶠”。《牡丹亭》又一次來到廣州,正是這片月離雲嶠,溫暖而蕭瑟的季節。

七天+一天,竟然有這麼長。

馬不停蹄地做了許多想做卻一直以各種藉口推托的事。比如陪媽媽去看樓,與家人去唱歌,逛華南植物園,聯繫久失音信的同學朋友。而後,發現周圍的每一個人都有了個還算滿意的假期,電話那段總是洋溢著喜悅。

廣州難得秋高氣爽,暖陽照著,涼風習習,空氣中儘是秋的味道。我竟不知這座城市還有這樣的季節。

我決定留下來過日子了。這個決定做得很艱難,就在今天下午還嚴厲禁止媽媽重提舊話,但心裏又止不住地後悔。

而未來,依然是最懼怕的話題。無論學習 工作和生活,任何一項我都無法交出應分的成績與展望。心裏滿滿的都是羞愧自責,壓得我不敢希望。

日子還在向前,熬過了暑假-九月-黃金周,十月是重新開始的月份。不該把時間花在恐懼上,要努力把自己送到每一个十字路口,而不只是在家門口左顧右盼。

該認真整理个流水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