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4

  睡梦中惊起一身冷汗。本来,噩梦对我不是什么新鲜事,可这个梦还是太恶心了。起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我深陷在厌恶中,不能自己。


  梦里我侵犯了一个女孩。女孩被堵着口,蒙着眼。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碎,只有胳膊上丝丝缕缕地还挂着些碎布条。


  那里好像是个工地。摇摇欲坠的窗户外面,可以看见满是锈迹的车顶上站着两只乌鸦。四下空荡荡的,只有我俩。


  女孩哀叫着。梦中的我好像没有体会到一丝快感。可是,侵犯并没有停止。


  突然,传来了警车的蜂鸣。一定是女孩的父母报了警,与警察沿途追来,想在这里堵截我。我自知无处可逃,只是赤着身子站起来,将药瓶拿在手里。瓶里是氰化钾,喝下去就可以无痛死去。已经没有时间了。门外,警察的脚步声已经逼近。只有一死了。我颤抖着双手举起药瓶,让药液从口中流入。门破的瞬间,一阵剧痛袭上胸口。


  然后我就醒了。喘着粗气。床上一片凌乱。醒来的一刻,强烈的惧怕已经被厌恶代替。厌恶我自己。这和以前的胡思乱想不同,我真的侵犯了一个女孩,并且服氰化钾死了!也许强奸少女真的是我的愿望。又也许连这样痛苦死去也是我下意识中渴盼的。想到这里,心情再度恶化。

  我只希望尽快收集到氰化钾。


  还有62天。

  又一轮寒流袭来,宣告2004年的终结。


  校道上,孤高的木棉树尚自垂吊着一些孤零零的黄叶,在风中忽旋。仰望上去,总让我想起“不如著书黄叶村”的句子。虽然,无论雪芹祖籍河北或是辽宁,终归不是广东就是了。那“黄叶村”也就永远不可能有木棉。可是,还是止不住伤感。“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晨夕风露,阶柳庭花,亦未有妨我之襟怀笔墨者。”却终于在寒天冻地里燃尽了最后一点希望,归于尘土。关于“黄叶村”,敦敏写道:野浦冻云深,柴扉晚烟薄。敦诚写的是:满径蓬蒿老不华。今日,且在树下,迎着这一场大风,追思片刻。


  夜幕降临,喧嚣散尽。独坐在清扫一新的家中。关窗闭户。身旁的玻璃门里映出严敏的影子。她坐在另一个家里,旁边也有沙发,也有书柜。连凳子都是一模一样。


  恍惚想来,大约是大学毕业以后吧,就没有了过圣诞节的习惯。连带着将元旦、那个所谓的新年都省略了。下课时,看着学生们兴高采烈离去,猜想他们一定有很精彩的节目。圣诞节,总是纵情欢乐的最好理由。惟其盛大,往往仅次于毕业。今年又会是什么呢?


  玻璃门里的家越来越清晰。星星点点是晚餐的灯火,浅绿的沙发漂浮其间,就像在火光中看到的幻境……

?


?



?


?












粤剧《花月影》:–音乐唱段精选


越剧《陆游与唐婉》VCD         


《红楼梦》:新版越剧经典唱段      


《广陵琴韵》:广陵派三代琴家古琴独奏  **


《落院》:河南筝曲集 


《筝曲–宫城喜代子的艺术》:和筝演奏


《绿蓑衣》:杨小琳唐宋诗词演唱     


《邓丽君经典辑–月儿像柠檬》


《告别的摇滚》:纪念邓丽君专辑     


《西游记》:电视连续剧主题曲


《水木年华–毕业留念册》        


《赵节校园歌谣2》:MP3


《山口百惠精选》


《韩红醒了》


《刘欢生于六十年代》


《鳥羽一郎》:演歌


《天童よしみ大全集》:演歌


《扬歌》                **


《DON WILLIAMS–Andiophile Selection》


《欧洲情歌故事》系列:FRANCE / ENGLAND / SPAIN / ITALY / GERMANY / SCOTLAND&IRELAND                        


  寒流一波波袭来,下班后稍微驻足片刻,便会披着橙色的路灯回家。


  12月13日

 

  正在慢慢读着昨天买来的书。据书上说,安眠药中主要以巴比妥酸(barbitrurates)成分效果最强。巴比妥酸成分的理论致死剂量为1-2g,真少!要知道溴异戊酰脲(bromovalerylurea)的致死剂量是30-50g,那才叫一个多!


  我查了一下Doctor Kiriko事件中使用的氰化钾的资料。氰化氢的致死剂量是50mg,大大小于含巴比妥酸的安眠药。但是,这种死者在死前会非常痛苦。两相比较之下,我还是觉得安眠药比较好一些。


  就这样,事情总算有点眉目了。所幸书上清楚写着药品名称。据说去医院开药,医生甚至不会问你用来做什么。之前一直误认为服药自杀就会留给别人救治的机会,因而从未施行过。现在可以了。积攒了这么久的药片,终于有了用途。我恍惚可以看见自己服下药片的背影。


  还有63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