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11

周二,晴转阴。

早晨晒被子,到了下午变成吹被子了。还好天气干燥,也无不可。

中午与同事去芽庄餐会。这家店味道不错,价钱不菲。难得的碰头会延至三点半,还好要讨论的都算讨论过了。可知见缝插针之类的看似节约,只会弄得不伦不类,该做的还得专门腾出时间来。

大白天在城里午餐,咖啡小叙,仿佛隔世。回想自从接受茶室的工作,生活就变了样,凡事总先想着茶室、茶道老师。缺什么了,需要什么了,该看看了,该帮个忙之类,甚至在过年的时候,也将老师请到家里来。这一年多,没有了生活,没有了阅读,没有了意趣,忽略了家人,忽略了朋友,只剩下一个疲惫的自己还知道睡觉。

而爸爸就在这一年里默默地去了,我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怨恨我。百日后不久,就开始数去年之今天,回忆当日他的模样。爸爸寡言,难得语重心长,还常被我巧舌堵住。感谢他给了我最后半年共度的机会,离家这么多年,若不是他愿意离家入院,我要如何重温天伦?

明年要去日本学茶,这个害我太苦的东西,终于成了父亲成全我留给我的礼物。

已经25日了。离月底交稿日近,离28日pp驾到日近。

今天一早将抱到学校的被褥晾晒在宿舍大露台上。只有老式学生宿舍才有的大露台,不由得想起大学时洗蚊帐晾棉被的辛苦与喜悦。

电话是个恼人的东西,不但讲电话花时间,讲完电话还会头疼。晚上小同学来聊天,无边无际地不小心就到了九点。只好抱着拆下来的被套打道回府了。

晚上吃了很好吃的方便面:)

周四  晴好

期中考,考得很不好。想撒个娇留在了茶室,晚上看到CN老师的留言,才知道当时的情形。教我们这些怎么教都不懂的人,她很辛苦吧~~

一不小心就会放松是我们的错,然而任何时候都要注意未免太累…果然保持距离是关键。工作就是工作,不是家的地方就不是。

拜托了高年级来与新生座谈,谁知新生说因为代沟所以少于高年级接触。代沟阿……多久远的词,已经可以这样用了吗?

翻译顺一点了,也越发现代文了。

补记 昨日周三。课正正上到一半,难为接课的老师了。

稽古做了风炉薄茶,久而不练,生疏得厉害~到家已晚,看不成书,索性去逛菜场准备晚饭了:鱼露柠汁蒸带子,酸腌菜炒鸡,蒜茸韭苔,三七根扇骨汤。

哪知这样就累坏了,10点多就倒下,到方才。。。

早上好~

周二  暖阳,风有些寒,短袖快要穿不得了。午餐与几个同学一同去了饭堂,开学以来第一次这样畅聚,感觉很不错。课没上完,也就不需要继续准备,便闷头翻译了。苦。。。

周一,清爽暖阳的好天气。

因为晚睡,早起又成为泡影,上课迟到了2分钟。班里第一课朗读出乎意料地好,但刚改完的听写作业却又难以乐观。中午跳级考试,每次看到这些自信满满又忐忐忑忑的外校生,都忍不住想起当年的自己。

为了各种文书,弄到晚饭后才能备课。今天还能翻译几页吗?

转眼已经10月中,发生了好多事。上个月买了房子,到现在还没付完首期。HL已经兀自向往着以后的安静。翻译还剩下半个月,可我刚刚才发现很不好翻…那要命的民国语文啊…
熬到现在是因为过了个足不出户的周日,睡太多了。但还是要去睡了。嗯,我只是想说,很想念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