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04

  头仍旧有些发晕,不过我还是去买书了。这次没去到新宿那么远,就在车站附近的书店转了转。


  我跟往常一样特意避开了电车的高峰期。这家书店虽然只来过三次,还是一下子就找到了。书也安然立在网友们告知的书架上,没费我什么劲。


  到底是专业书,关于安眠药及致死剂量等的记载比《完全自杀手册》多多了。另外,还有各种农药、洗涤剂、消毒剂、植物、蘑菇等的介绍。我只是粗略地翻了一下,看起来内容真的很丰富。


  不知为什么,这一次我特别冷静。全然没有拿到《完全自杀手册》时的激动。仿佛只是在默默地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事。


  回来的电车里,一对情侣讨论着如果中了大奖该买些什么。男的一头长发,说:“怎么说都是先买房买车吧。”女的则说:“我们一起去国外旅行吧。”那种兴奋热烈,看起来那么遥远,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事。


  还有64天。

  不出所料,身体渐渐恢复,也不怎么咳嗽了。大概明后天就能去买书。


  感冒是好了,可是一想到又要外出,心情就不自禁的郁闷起来。


  还有65天。

  还在咳嗽,不过烧好象退了。身上依然提不起劲。估计再有两三天就能好了。


  许多热心的网友发邮件来向我推荐各种写有药物致命剂量的书。好像都是些药物学书籍。虽然有些贵,不过我想还是值得的。应该比《完全自杀手册》要有用。我请他们告诉了我具体的书店,感冒一好我就去买。


  还有66天。

  看样子感冒加重了。家里没有体温计。我只感觉四肢无力,大概真的是发烧了。


  一般人在这种时候都会很难受,我却异常的安心。因为生病可以心安理得地呆在家里,哪里都不用去。所以,我喜欢生病,就像喜欢下雨。


  可以,病终究会好,雨终究会停。我也还是要出去,面对残酷的现实。


  还有67天。

  一觉睡到了中午。起来便咳嗽不止,好像喉咙里有什么必须要咳出来。头晕,发热。大概是昨天去书店的时候被传染了感冒吧。


  突然想:搞不好就这么死掉了。当然,得个感冒还不至于。可却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还必须活68天。68天啊,虽然那只是为了做好更充分的准备……真让人难以接受。


  还有68天。

玫瑰花精(安徒生)???????????????????????????????????????



  在花园的中间,有一片美丽的玫瑰园,里面盛开着鲜艳的玫瑰花。而玫瑰花精就住在玫瑰园中开得最美最艳的那朵玫瑰花中。他实在是太微小了,以致于人们根本就无法见到他,小花精的模样灵巧活泼,跟其他可爱的小孩一样。他有一双美丽的垂直到脚下的翅膀,他的房子是柔嫩芳香的玫瑰花瓣组成的,闪闪发光,在每一片花瓣后有一个可爱的小床,那是小花精睡觉的地方,小屋充满了玫瑰花的芳香。


  小花精爱在暖洋洋的阳光下玩耍,他在这朵红玫瑰花上跳跳,在那朵黄玫瑰上飞舞,与翩翩起舞的蝴蝶为伴,树叶的叶脉就是他的大街和小道,对他来说要一步一步走完这些大街和小道实在是太难了,他总是赶不上在太阳下山之前走完,他每天出发得太晚了。

  天气越来越寒冷,露水落在花瓣上,风儿轻轻地吹着,小花精知道回家的时候到了。他走呀走呀,但玫瑰花全都合上了,连那朵最小的玫瑰花也合上了,怎么办!小花精有点胆怯,以前他总是在温馨舒适的小床上甜甜入睡,这可是他第一次回不了家,睡到哪里?今晚怎么过呀?他害怕极了。


  这时他想起了花园边还有一个亭子,亭子上开着漂亮的金银花,那一朵朵漂亮的金银花像画家笔下的兽角,他要在金银花里美美的睡到天亮。


  他飞快地钻到花里,小花精看到亭子里坐着一个英俊的青年和一个漂亮的姑娘,她依偎在男孩身边,他们真诚地爱恋着,难舍难分。他们的感情赛过孩子对父母的爱。

  但是女孩的哥哥不同意他们俩在一起,找了一个理由让男孩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办事,必须跨过高山,越过大海,穿过森林,才能到那儿,男孩对女孩说:“我们只能分别一段日子,再见了,我可爱的新娘,因为很快你就会成为我的新娘。”漂亮的女孩和英俊的男孩亲吻着,一想到要分别,女孩就不由得哭了。临别前她拿出一朵玫瑰花,在花瓣上忠诚而深情地吻着,然后送给了男孩,这时花儿静静地开了,可爱的小花精迅速地飞进去,他的头靠在轻柔芳香的玫瑰花瓣上静静地听着,男孩和女孩相互道别:“别了,我的爱人。”男孩把花珍藏在自己的怀中紧紧贴着胸口,小花精觉得男孩的心跳得太快了,他简直就无法睡着。男孩上路了,他又把刚放进怀中的玫瑰花拿出来。他正走过灰暗的树林,深情地亲吻着女孩送给他的这朵玫瑰花。他的吻那么炙热,使得小花精在花瓣里压得透不过气来,很难受,小花精靠在花瓣上都能感觉到男孩那火烫的嘴唇。啊!男孩手里的玫瑰花越开越大了,就像中午火热的阳光下盛开的的玫瑰花。此时出现了一个人,他长得很丑,脸上露出一副凶相,他就是女孩的坏哥哥,他迅速地把藏在身上的刀子拿出来,就在男孩亲吻玫瑰花时,朝男孩的胸前刺去,随即将男孩的头也砍下,把男孩的头和身体都埋在菩提树旁边的松软的土里。

  “这下他可没命了,人们很快便会将他遗忘了。”凶狠的坏哥哥是这样想的,“他永远不能回来了。安排他要做的事就是越过大海,进行一次长途跋涉,这样他轻易就会送命。男孩现在不是死了吗!他永远不能回来了,妹妹很难开口向我了解男孩的情况。”

  坏哥哥用脚踢开了一层干树叶堆在新挖的松土上,随后就走在回家的路上。坏哥哥从心里认为,在回家的路上惟一的就是我自己,然而他没有料到,有一个小花精和他一起回到了家。当坏哥哥在挖土掘墓的时候,小花精正藏在那棵菩提树的一片干枯的卷叶里,经微风轻轻的吹时,那片卷叶随风掉在他的头上。后来他把帽子带上,小花精在黑洞洞的帽子里浑身颤抖,多可怕啊!但是一想到坏哥哥的罪恶行径却又非常气愤!

  天亮了,坏哥哥已经到了家。他摘下帽子,一直往妹妹的房间走去。妹妹像鲜花般的漂亮,她睡得很香,在甜美的梦里见到了那个可爱的男孩——他正越过了高山,穿过树林。坏哥哥弯着腰看着妹妹,像魔鬼一样发出的那种奸戾的笑声。此时那片干枯的菩提卷叶从坏哥哥的头上掉到妹妹的睡床上。然而坏哥哥一点儿也没有发现,他离开了妹妹的房间,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他想在这时还可以少许睡一会儿。

  小花精此时迅速从卷叶里走出来,走到了沉睡中的女孩的耳朵里。梦一般的,将男孩惨遭杀害的事情讲给她听,接着告诉她杀害男孩的凶手是坏哥哥,然后告诉她男孩坟墓的位置,在坟墓旁有一棵开了花的菩提树,他把一切都讲述给女孩听了。他还说:“你不要认为,我告诉你的一切全都是一个梦!为了证实这个事实,在你的睡床上会找到一片干卷叶。”


  她慢慢苏醒过来,睡床上确实有片干卷叶。

  悲伤的女孩这时泪水像泉水般的从眼里流出来,她的伤痛能向谁诉说(从早到晚开着窗户,使小花精可以自由的飞来飞去,从这边的玫瑰花飞到那边其他花中去。但是小花精不愿与悲痛的女孩分别。有一盆月季花放在女孩的窗台上,小花精就坐在最高的那朵月季花上,陪伴着这位伤心的女孩,坏哥哥也多次来妹妹的房间,他心里感觉到一种快意,同时流露出凶狠的用心,可妹妹心里的悲伤一点点也不敢向坏哥哥倾诉。

  天渐渐的黑了,她悄悄地从屋里走出来。向树林中走去,女孩来到菩提树下,将地上的树叶清扫干净,挖开松软的泥土,一眼就看到被杀害的男孩。悲伤的泪水从女孩眼里涌出,她哭得心都碎了,她哀求上帝。愿意让自己能尽快的死去。

  她匆匆想将男孩的尸体带回家去,可是她心里明白不能这么做,她用双手捧起男孩那紧闭的双眼,脸色苍白的头颅,吻了一下他那冰凉的嘴唇,并且轻轻拍掉男孩漂亮头发上的泥土,“我会将他好好收藏。”她这样说着,于是她用树叶和泥土将尸体掩埋好,然后把这颗心爱的头颅带回了家。树林里埋着男孩的地方,长着一株素馨花。花开得很灿烂。她摘了一根素馨花枝,一起带回了家。


  女孩回到房间,立即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他拿来一个很大的花盆,把男孩的头颅放在花盆里,用土盖着,再插上素馨花的枝子。

  “再见了!再见了!”小花精悄悄地向女孩说,女孩悲伤到极点,小花精不忍继续看下去。于是就飞到花园里,飞向属于自己的玫瑰花的那个家。可是玫瑰花谢了,只留下那数得清的几片枯叶挂在那绿色的枝子上。


  “哎,美的往往总是那么稍纵即逝。”小花精说完后叹了一口气。

  小花精飞来飞去想寻找另一个家。总算找到一朵玫瑰花,可以算是他的新居。在细嫩的芳香的花瓣背面他可以休憩和长居。清晨,小花精像往日一样飞到窗台上,那朵月季花上,伤心的女孩总是站在花盆旁边,流不尽的伤心泪一滴一滴地掉在素馨花的枝子上,她越来越消瘦,可是素馨花却一天比一天开的鲜艳,枝叶绿油油的,还长出了很多很多的幼芽,开了雪白的小花蕾,女孩常常亲吻着这些小花蕾。凶狠的坏哥哥又指责她了,你一直在发疯,他对着妹妹这样说。坏哥哥不喜欢妹妹整天这么以泪洗面,也不理解妹妹为什么看着素馨花盆哭得那么伤心。他不会明白,素馨花盆里有谁的一双眼睛紧闭着,是谁的嘴唇又变成了泥土。伤心的妹妹看着素馨花,头慢慢地垂了下来。小花精发觉女孩就是这样沉沉地睡了。小花精飞到女孩的耳朵里。诉说了在花亭的那个夜里的景象,还有玫瑰花的芳香,以及很多花精们的相爱,女孩在甜甜的梦境里离开了人间,她静悄悄地走了,她去了天堂,与爱恋的男孩永远在一起。已经盛开的素馨花散发出浓郁的甜香,他们用这样的方式为女孩哀悼。

  凶狠的坏哥哥看了一下鲜艳而漂亮的素馨花,认为这盆花该属于自己的。因此,他把花搬到自己的房间里,紧挨着床边放着,的确素馨花盛开时真逗人喜爱,散发着醇甜和芬芳的香味,此时小花精在素馨花里也跟着来到了坏哥哥的房间,他忙个不停,从这朵花飞向那朵花,他要告诉每一朵花里住着的精灵,告诉他们被杀害的男孩的故事——在素馨花盆的泥土里,男孩的头颅也变成了泥土——还有那坏哥哥和伤透心了的妹妹的故事,小花精把一切都告诉了他们。


  “发生的这些事我们全明白!”花朵里的精灵都这么说,“我们全明白了!我们就是在受害的男孩的眼睛和双唇上生长出来的,我们很清楚!”

  因此,花朵们用那种特殊的方法摇摆着头,小花精不明白,这些精灵为什么毫不在意他说的这些话,所以他又飞向忙着采蜜的蜜蜂们,对蜜蜂们重复说了一遍,坏哥哥的所作所为,蜜蜂们随即向蜂后禀告了坏哥哥的罪行,因此蜂后传令下去。蜂群们在明天清早将凶手治罪。


  没想到就在女孩逝世的那个晚上,坏哥哥正好在床上睡着了,紧挨在床边的那盆素馨花中的每一朵花突然全都开放。每一朵花精灵带着有毒的剑,离开了花,任何人都无法看到他们。首先他们飞到坏哥哥的耳朵里,讲着很多很多凶恶的梦,接着又飞到坏哥哥的双嘴旁,在坏哥哥的舌头上刺满了毒剑,他得到了应有的处罚。


  花精灵说:“我们总算为受害人惩罚了凶手。”随后,他们全部飞到素馨花的雪白的花朵里去了。


  清晨,当坏哥哥的睡房的门打开时。小花精和蜂后以及跟随的一群蜜蜂一齐飞进了坏哥哥的房间,准备把他刺死,为死难者报仇。


  可是来晚了,蜜蜂们还没来得及动手,坏哥哥就已经到地狱去了。床上的尸体旁围满了人,他们都这样说:“他是被素馨花的浓香熏死的。”


  小花精明白了,是素馨花默默的为男孩和女孩报了仇,小花精将素馨花们的正义行动转告了蜂皇后,蜂后和她的一群蜜蜂围着花盆团团转,任何人也赶不走这群蜜蜂,这时有人将这盆花拿走,只见一只蜜蜂朝这只手刺去。花盆掉到地下,全破碎了。这时,男孩灰白的头颅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大家全明白了,死在床上的人原来是一个杀人凶手。


  空中的蜜蜂皇后尽情地歌唱,她歌唱花儿们和小花精对罪大恶极的人进行惩治,她还说柔嫩的花瓣的后面住着一个人,他是一个敢于伸张正义的人,能对犯罪的人进行应有的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