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14

五月将尽。明天开始是端午假期,因为要回云南,今晚变成假期。自从博客恢复,每天都想写些什么,总是推托,又有微博与微信,将片言只语暂时记录便算是与自己交差。
今晚成了一个女孩的铁杆脑残粉,这个女孩曾经是我的学生,如今尚未毕业,我已是这般倾慕地看着她的作品。记得某年某月开始试图看图像,试图看懂,然后便会半真半假地觉得自己感悟到了什么。但她的摄影,总能让我会心笑起来,无关其中的场景是不是我所熟悉的,是不是认识的人或事,能感受到镜头背后有一双关注的眼睛和一颗爱的心。便不知不觉会起心来。
脑残粉此记。

我这是怎么了,4月份听说5月15日要照毕业照,就止不住眼泪。这大概是三十多年了最特别的一个生日。

想象不到没有你们的日子。当我满怀热情地回来,当我满怀不安地接过她的接力棒,当我没日没夜地泡在那些灯光下,都没有想过这一天。你们见证了我的第一次亭主,然后踏上慢慢征程,仿佛一切都为了今天似的~我精心准备了三年,她精心准备了我三年,把我交给你们。

相依相靠的日子并不都是欢乐,我们各怀心痛,为了共同的念想坚持着。然后你们慢慢走了~~原来不是这么说的!!!

还记得巴库告别时,我和老师还说孩子们不懂事,怎么都不好好告别。

前天拖鞋突然来电话,说要告别了~不太有机会回来了。心里却暗暗咒骂:臭拖鞋死拖鞋,你非要说嘛?

记得去年一直在劝曼莹好好找房子找房子,记得我一直鼓励你好好找工作,却在听到你想加入广告业时立刻联系老朋友问有没有市内的合适招聘。记得听说你要加班,我劝你就近找个房子,你说已经在看了,你可知道屏幕这边我恨不得打自己多嘴。

就是这样矛盾,明明知道最后一天迟早也要来临,却不愿面对。于是又想起她,这么笑脸盈盈送走了三届,她的温暖的微笑,给了我们莫大安慰。可是我怎么这么不济,只会哭鼻子,只会不舍~却忘了你们该奔向更美好的未来,真正的未来。

一个多月以来,我一直以为自己体会到了做父母的矛盾心情。今日看来差得还远,譬如我至高堂于两百公里之外从未被埋怨,只要为了孩子,父母愿意牺牲一切包括自己。

而我,除了不舍还是不舍,泪已流干,心痛不已。只有理智微弱地提醒:你也该启程了,为了更好的未来。

2014.5.15  我的第二个大学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