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08

家里总有可以用的食材供我凑出一顿

锅里总还有一点剩饭以供万一

盘子里总还有一点剩菜万一有人馋了

冰箱里今天有西瓜和香瓜你想吃什么

深盘子盛炒菜浅盘子摆火腿片

中碗盛小颗粒菜大碗盛汤菜

一碗米饭一碗餐汤

再有一小碟咸菜今天是椒叶黄瓜

一边收拾灶台一边喊你吃饭

一边倒上饮料一边帮我放好DVD

哇,又是恐怖电视啊,真恶心

好吃吗多吃点

睡前把最后的水果盘子洗干净

看一眼橱柜里我最喜欢的餐具们

洗澡可以顺便打扫浴室

马桶旁边有我们最近在读的书

就这样花了三年多时间才找回了我要的

清洁规整不是为了像样板房而只是自己的倾注

家给我们以及我们给家的随便在哪里

拧干抹布看到锅里的剩汤我终于笑了

===========================================

豆腐青菜

鹹魚瘦肉

預備筷子

預備煲湯

陣陣米香~~

我设想过熬运的北京有多么不便,却没有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两周了,几乎没吃着一顿满意的饭菜,整个餐饮业就差不多是瘫痪了嘛。当然也许除了尚能推出主题菜的烤鸭店作为北京的代表尚能大宴宾客,老百姓的馆子大概就只留个列队欢迎的人手就够了吧。

我跟HL说:如果有人查证,咱就没有。那就遣返吧,那就返吧。

返埋返咯,返屋企yak金冠饭,仲有啖汤饮添。

一向戏谑的二少今天忽然写了一个正经题目“你了解你的家人吗”,他好像历数了外婆啊之类的眷属,我早已无心阅读,自在心里数了一遍,换成若干声叹息。

我了解我的家人吗?

外婆

妈妈

爸爸

弟弟

婆婆

??

只有HL好像还算有点自信。于是很悲凉啊??这些年发生家庭变故的朋友不断,简说:血肉相连的人不能心意相通,肌肤相亲的人却同床异梦,只好咬牙努力让自己幸福一点。

不是我不相信,这世界变化快。

-------------------------------------------------

外婆生大气了,说女儿白养了。妈妈伤心了,说妈妈不疼了。

最最敬爱的宫本老师病了,胃癌晚期。十三年来第一次大联络,却是为捐款,为我们最尊敬的人捐最后的款??

邻居投诉我,说我制造噪音。据说今天早上叫来了警察,可是我好几天不在家了。今晚与他们谈,她居然说:你能保证你不在家,没有别人拿钥匙进来?你能保证你LG不会自己回来不告诉你?那句话开始,我再也不用正眼瞧她。现在很想去扇她。 昏暗中,她喋喋不休的脸在扭曲,只剩一张嘴开了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