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04

  今天接着在新宿找地方。


  一座座大厦门口依然是接待小姐温柔的笑脸阻挡了我心虚的脚步。我沿着墙根四下寻找,幻想找到一些不为人知的入口。


  老天怜我,最后总算让我找到了。这是唯一一座可从后门进入走火通道的大厦。一时间心跳加速,小心翼翼地攀级而上。这房子外面看来很高,其实不过20层。而我这种从来不运动的人,也就只有歇歇停停地慢慢爬了。好不容易走到楼顶,却发现通往天台的门锁住了。唉,难不成这里真的有人自杀过,所以才故意锁上了?


  跳楼这事算是没戏了。其实,就算今天那天台的门开着,也并不意味着在94天后会开着。太不保险了。我还是另寻他法。


  94天。

  今天我去了新宿。为了避开高峰期,下午两点才出门上车。时间正好。


  烦人的是,有个家伙明明看到旁边那么多空位,却非要挤在我旁边坐下。而且是大大咧咧的、极其不雅的坐姿。不客气地说,他这样很讨嫌(案:小日本真无聊,讨嫌就讨嫌,还有什么客气不客气的!)。我起身往门边挪了一挪,他就斜着眼睛瞟我。气得我在心里不断骂:“你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就这样,一直到新宿,他都用那眼神瞟我。我在心里为他想了各种各样的死法,电车出事也好、心血管破裂也好,总之死啦死啦地!可是,他还是好好地下了电车。我的种种设想都成了泡影。


  外面就是这样乱糟糟的,所以我才不喜欢出门。


  到了新宿以后,直奔国铁新宿车站的西口方向。这一带高层多,无论建筑、街道都很不错,是个好“地方”。随便找一座大厦跳下来都足以毙命。不爽的是,但凡我看上的,门口都有接待,不得擅入。


  东游西荡地1个半小时就过去了,趁下班人流尚未杀到,撤了。


  95天。

  今日起身已是午后,全无半点外出之意,便终日逗留家中。


  躺在床上,头脑一片空白,顺手就从床下摸出了成人漫画。这些漫画大多是小女生的性爱故事,也有个别专事描述几个男人强奸幼女。


  我是个下作的东西。和同龄女性连话都说不顺,所以才只能在漫画里寻求安慰。看着小女生被强奸的漫画,一手握着“玩具”,我真不是东西!


  明天我就去找地方。


  96天。

  前不久有个动画片非常流行,叫《新世纪福音战士》(『新世紀 エヴァンゲリオン』)。我也看了。没有很为人物着迷,更不曾收集什么相关的商品。好像只是远远地,冷冷地看着。大概自觉与主人公很像的缘故,看得心情很糟糕。当然,自知面貌丑陋,一无所长的我不敢自比碇SINJI。然而,我真的能够彻心彻肺的体会碇的心情。


  要不是害怕人群,那时真想去看剧场版。还好,现在出了录像带,偶尔也能看一看。


  今天就看了。ASUKA最后一句“真恶心”犹如一把利剑刺进了我的胸膛。我这个怪物,怎么能奢望别人的理解?


  傍晚,去便利店买便当。粗鲁的店员和人聊着天,就把那冷便当过了机,扔进袋子里。我很想说:“给我热一热吧。”,终于没有出口。—-难吃的冷便当!

  我想明天继续去找地方。


  还有97天。


  昨天两个该死的小女生,让我心情糟透了。一整天都闷在房子里,不吃不喝,只是躺在床上呆望着天花。


  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上。可是还有那么多家伙比我愚蠢千百倍。他们真的那么没有自知之明吗?去死吧!连我都该死,那些东西更应该统统被判死刑。可事实上,我没有任何权力。我一无是处,无足轻重。而且,招人厌恶如斯。我,必须死!


  还有98天。

  今晨一觉醒来,心情极坏。胸口烧灼般剧痛。透过窗帘的缝隙,依稀可见外面秋高气爽。对我而言,却只有说不出来的悲伤而已。


  我不想出门,可总是要去找自杀的地方的。既然已经决定要死,就必须在99天之后结束这一切。


  于是,我就近先到附近的车站看了看。


  我也想过飞身卧轨,可那样大概会死得相当难看。脏器飞溅,支离破碎,我不愿意。


  而且,车站太脏了。看那个褐发小子一脸蠢样,随处乱唾。我可不想死在这样的地方。我要选个一个干净的地方,找个干净的死法。


  回家的路上,两个穿着松糕鞋的黑黑傻傻的高中小女生从我身边走过,瞟了我一眼:“真恶心!”—故意的。唉,我还是不喜欢出门。


  还有99天。


转译自:http://www.nurs.or.jp/~nspixp/zedoc/mirror/04.html

既然要继续,就从头来,从100天开始。7天以后不会有贞子了。


  突然发现,不对,应该是突然找到《自杀日记》的前半,竟有100天之多。犹豫了两天要不要重头开始,便把兴致给减了。为自己的疏忽开脱良久,最后决定把所有的责任都算到那个给我网址的阿元头上。


  下午下了一场大雨。倾盆大雨。雷电交加,给了我一个充分的理由尝尝午觉的滋味。


時には 母のない子のように


黙って 海を見つめていたい


時には 母のない子のように


一人で 旅に出てみたい


だけど心は すぐ変わる


母のない子に なったなら


誰にも愛を 話せない


時には 母のない子のように


長い手紙を書いてみたい


時には 母のない子のように


大きな声で叫んでみたい


だけど心は すぐ変わる


母のない子に なったなら


誰にも愛を 話せない


  我给出差时常去的酒店打了个电话。照旧是看着备忘录一项项地确认了。原本还很担心周六客人多,没有空房间,现在总算顺利订好了—-一个单人间。


  酒店房间里的客户指南上有上网方法介绍。我会带上笔记本去,这样就可以一直更新日记,直至那天早上。


  我只订了一个晚上。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选择。若是生,那接着得赶快再找一个落脚的酒店。若是死,我就用背囊里的绳子结束这一切。


  为了那最后神圣的日子,余下7天,我要安静渡过。


  还有7天。


?


转译自:http://www.nurs.or.jp/~nspixp/zedoc/mirror/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