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06

  最长的暑假因为选项太多的原因变成最短的暑假。忍痛割爱选择了北京之后当然不能浪费时间,于是,履行去年定下的计划–走三环。


  HL为我整理路线、计划等作为号召后,响应者寥寥。比较集中的批评是:有什么意义?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只是想走走看,从另一个角度和速度看看这座城市和自己。为什么非要有意义呢?


  昨晚与一个朋友谈到很晚,一个可能过于自卑,可能过虑,以及列表上可能只有我一个人但其实相当善良聪明能干甚至精干的朋友。后来她说谈过以后心里好多了,但我知道又一次治标没有治本。